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古城台儿庄 >> 台儿庄大战>> 台儿庄大战>>正文内容
  • 台儿庄战役的“敢死队长”仵德厚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他被历史的烟云尘封了半个多世纪,这位当年的“敢死队长”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广袤的汉中平原上,有一个小村庄叫骆仵村,村中一位老人的去世引起了世人的关注。这位老人叫仵德厚,是抗日战争时期台儿庄大战中中国军队的敢死队队长。老人于2007年6月6日下午2点15分逝世,终年97岁。仵德厚老人是一位抗日英雄,抗战时期先后参加了房山战役、娘子关保卫战、台儿庄大战和武汉保卫战。特别是在台儿庄大战中,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30师176团3营营长的仵德厚,在战斗最危急时刻,自告奋勇担任敢死队队长,带领敢死队员杀入台儿庄城内,配合城内守军歼灭了攻进城内的日军,在台儿庄大战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台儿庄一战,歼灭日军1万余人,取得了抗战以来中国正面战场的第一个巨大胜利,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打击了侵略者的气焰,影响了世界,台儿庄因此被称为“中华民族扬威不屈之地”。在这次战役中,中国军队多次组织奋勇队、敢死队,队长大部分牺牲,只有3位幸存,仵德厚是其中一位,也是最后辞世的一位。
            2007年6月10日下午4点,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统战部在仵德厚老人的旧居,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台儿庄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秦健、台儿庄大战纪念馆馆长王祥和笔者前往参加了追悼会。香港凤凰卫视、香港大公报和陕西各媒体记者现场报道。来自全国的各界人士送来了花圈、挽联、挽幛,上面写着“民族英雄”、“国魂”、“尽忠报国”等。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送来了“民族之光”的题词。香港赠送了一块“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和平纪念章”。
            时任台儿庄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秦健同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抗日战争中,仵德厚老先生为保卫国家、保卫台儿庄英勇奋战,功勋卓著,台儿庄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据介绍,仵德厚老人健在的时候,台儿庄区政府曾派人多次到泾阳县他的家中慰问看望,老人也亲笔写下了“台儿庄是我再生的故乡,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赠言。2005年,仵德厚老人不顾95岁高龄,在子女的陪同下,专程前往台儿庄大战故地,参观台儿庄大战旧址清真寺、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吊唁在大战中为抗击日本侵略者英雄牺牲的中国将士。
    仵德厚老人生前曾许下诺言,在2008年抗日战争胜利63周年、台儿庄大战胜利70周年之际,他将再次重返台儿庄大战故地,参加庆祝活动。可惜老人的这一愿望最终没能实现。
            在2004年,笔者曾采访过仵德厚老人。
            仵德厚16岁从军,参加过著名的河北房山抗战、山西娘子关抗战、台儿庄战役、武汉保卫战。当然,也参加过军阀混战和国共内战。后在黄埔军校参加高教班学习。解放前夕,曾任国民党30军27师少将师长。解放后,被判10年徒刑,这可能是被历史埋没的真正原因。
            “在台儿庄几乎陷落的情况下,我指挥由40人组成的敢死队杀入城内,幸存者仅3人”一提到台儿庄,老人两眼放光,兴致倍增,谈锋甚健。老人思路清晰,记忆力惊人,对大运河、台儿庄火车站所处的位置和周围一些村名记的清清楚楚。让时间回到烽火连天的1938年春天。
            1938年3月,日本侵略军为打通津浦线,攻取徐州,窥伺武汉,实现其“迅速灭亡中国”的野心,矶谷廉介第10师团渡过黄河后,由济南经兖州、滕县直扑台儿庄;坂垣征四郎第5师团在青岛登陆后,沿胶济县由潍坊攻击临沂,企图迂回分击合进,会师台儿庄,然后渡过运河,夺取战略重地徐州,一时大兵压境,形势危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让善于防守的第二集团军孙连仲部沿台儿庄一带正面驻防,让第20军团汤恩伯部附敌之后,相机歼敌。孙连仲令31师池峰城部驻守台儿庄城寨,27师黄樵松部担负右翼防务,30师张金照部担负左翼防务。仵德厚时任30师88旅176团3营营长。
            矶谷师团攻陷滕县后,骄狂不可一世,气势汹汹,不等受阻于临沂的坂垣师团,便于3月23日孤军深入进犯台儿庄,于是一场罕见的浴血鏖战在台儿庄展开了。中国军队虽然在数量上多于日军,但由于武器装备落后,仍处于劣势。战役打的非常艰苦,池峰城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苦撑拼搏,城内外尸体枕藉,血流成河。经过几天血战,日军攻入城内,并占领城池的2/3,日方电台竟谎称:已将台儿庄城全部占领。形势十分危急。就在这关键时刻,30师176团奉命划归31师池峰城指挥,增援城内守军。
            仵德厚老人回忆说,一天的黑夜,在运河南岸桥下,池峰城师长向团长袁有德和我下达口头命令:“敌人从西北城角窜进城内,城里守军大部伤亡,现已与城内失去联络,你今夜率全营由西门冲进城去,将敌人消灭,与城东禹功魁营取得联系,共同守住台儿庄”。笔者在台湾“国防部”史政编译局于民国70年出版的《抗日战史》徐州会战一节中查到这样的记载:“27日,第30师第176团归31师指挥。”
            仵德厚接到命令后,当即作了布署,命7连沙纪成排长挑选精壮士兵40名。成立敢死队,腰束手榴弹、枪上刺刀,由西门冲进,占领西城墙,监视敌人行动。掩护全营进城。仵德厚老人回忆说,当敢死队刚冲进城门时,敌人即向我敢死队开抢,战士们勇敢地冲上前去,将敌击毙,夺回敌步枪三支。我当即率七连、九连冲入城内,占领街北一个院子。副营长赵志道率八连冲进街南一个院内,推倒山墙与敌拼斗。有时敌我双方同在一堵墙上挖枪眼,有时隔墙夺枪,战士们曾在枪眼里相互夺枪,夺来敌人三八式步枪五、六支。有时敌人的手榴弹扔过来还没爆炸,我们立即又给扔过去。一时间,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和敌人的嚎叫声,响成一片,此起彼伏。激战彻夜,天将明时,我从北街屋门口跃过时,发现南街院内敌人端着枪嘹望,刚喊道:“南院有敌人……”七连连长一举手,被敌一弹打穿手掌。我当即命令战士们将放在屋里的木箱装上土,堵住门口,匍匐前进。直至这日上午,将城内各院之敌大部歼灭,残敌狼狈逃进北城角土围子里和通城外的壕沟内,负隅顽抗。城外之敌向我发来猛烈的炮火,趁机增援城内。我营将敌人包围与敌激战终日,将反复向我进攻之敌击退。天黑后,战斗仍在继续。我营官兵沉着应战,敌人始终不能接近我战壕。副营长负伤,官兵伤亡10余人。第二天天亮后,敌人向我轮番进攻,均被我营击退。直至下午,敌人又向我阵地进攻,我集中全部火力,压制进攻之敌,使敌不敢前来。我军的迫击炮打得敌人战壕内钢盔乱飞。一时间,枪炮声、喊杀声,惊天动地,沙纪成乘着烟雾弥漫、尘土飞扬之际,手持大刀,腰束手榴弹,率领敢死队冲至敌人占据的土围子墙外,以集束手榴弹投入围子内,炸得鬼子乱喊乱叫。敢死队马上搭上人梯,跳进围子里与鬼子撕杀,将土围子之敌全部歼灭。在台儿庄几乎陷落的情况下,我指挥由40人组成的敢死队杀入城内,幸存者仅3人。全部壮烈殉国,沙纪成后因伤势过重亦为国捐躯,英勇壮烈之情使我泪湿衣襟。回忆至此,仵德厚老人眼睛湿润,声音哽咽,显然是为牺牲的战友而难过。
            老人调整了情绪,继续陷入回忆之中,天黑后,台儿庄城内之敌全部肃清,仅在北城交通壕内留有前进警戒。这时,仵德厚与城东禹功魁营取得联系,共同防守台儿庄。在《抗日战史》徐州会战一节中这样记载:“28日,第31师附第30师之第176团,炮兵第7团之一营,于29日拂晓前,以合力将台儿庄寨内及寨外附近之敌肃清。”可能说的就是此事。过了几天(老人说记不清日期了),敌人集中火力,数十门大炮,向台儿庄城内狂轰滥炸,日以继夜,火光冲天,烟雾弥漫,飞沙走石,墙倒屋塌,城内已成为一片焦土,未及逃生的居民葬身火海,残酷之状目不忍睹。入夜后,城外之敌汽车奔驰,火光遍野。为预备天明敌人的大举进攻,仵德厚作了应战准备。可是拂晓时,敌人炮火沉寂下来。据侦察兵报告:当面之敌已经撤退,城外弃尸遍地,被击毁的战车有七、八辆瘫在田野上。敌人向北溃逃。仵德厚老人说,台儿庄收复后,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亲自进城慰问,我营被嘉奖,并将我营的作战情况在报刊上登载。我见到报上把“仵德厚”写成了“许德厚”。“这次战斗,官兵用命,同仇敌忾,士气高昂。副营长赵志道身先士卒,身负重伤,指挥若定,不下火线。七连长(已记不清姓名,只知道为黄埔军校13期毕业生)受伤不退,继续作战,战士李根林受伤后腿部血渍已凝固仍战斗到底。刘家忠夺回敌人三八式步枪3支,光荣牺牲。沙纪成与数十名敢死队战士为国捐躯,可歌可泣。我只是一个幸存者。”仵德厚老人屈指数着牺牲的战友,老泪纵横,悲伤至极。
             他参加过军阀混战、国共内战、曾任少将师长,可最让他引以为豪的是打日本鬼子仵德厚于1910年2月13日(农历)生于陕西泾阳县仵家堡(后来仵家堡和雒家堡两个寨子合为一村,即现在的雒仵村),7岁就读于三原模范小学,14岁考取三原县立初级中学,仅读了半年,因家庭生活困难,无力供给读书,经朋友介绍在三原南关染坊兼京货铺学徒。仵德厚小时候身体瘦弱多病,学徒不久因病回家休养,后又于1926年考入三原师范学校,入校才两个月,因军阀混战,学校停办。仵德厚因家父失业,依赖卖破烂度生。这时,冯玉祥的西北军援陕,在三原县招募学兵团,仵德厚和本县的几名同学报名应征被录取,穿上了军装,在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军事政治学校学习。仵德厚老人回忆说:“当时军装的左臂缀着盾型‘不扰民、真爱民、誓死救国’的符号,脑前缀有白布红字‘我们是为取消不平等条约誓死拼命’的符号。冯玉祥还将清政府历次与帝国主义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印成表发给学兵背读,从那时,我就奠定了一生以死卫国,以马革裹尸为荣的战斗意志。”
            冯玉祥以治军严厉、官兵平等著称,连长每天两元钱,与士兵一样。并聘苏联军事顾问讲课。学习三年后毕业,仵德厚被分配到山东孙良诚部38师8旅1团2营5连,由列兵、正、副班长、至1929年12月任排长。1930年,在河南豫东阎、冯讨蒋中原大战中,仵德厚升任连长。中原大战冯玉祥失败,38师开往平汉路与蒋军作战。后来改编为第30军30师88旅176团,曾调到江西与红军作战。
    1937年,已为营长的仵德厚在阜宁板闸整训。7月8日,他在广播中听到29军7月7日在卢沟桥与日军发生战斗后,全营官兵义愤填膺,同仇敌忾,请缨赴前线与鬼子拼命。8月10日,30军奉命开赴河北前线抗日。至8月下旬,来到房山以北杨尔峪东057高地构筑工事,阻敌南下。在此与日军激战10余日,鬼子每天轮番进攻几次,都被歼灭在阵地前。仵德厚老人回忆说:“战斗打得非常残酷,我营部8人中有5人被炸死,炸得人头落在我怀里,肠子挂在我帽子上,满面血肉,但是我们仍毫无惧色,沉着应战。我营500多人伤亡大部分,只剩100余人”。
            战后,仵德厚撤退到山西,在娘子关南峪火车站一带与小部分日军接触。当时他在山头用望远镜侦察敌情时,忽然一弹击中其左手,将望远镜打得粉碎,左手掌贯穿。当时因医药缺乏,仅用碘酒消消毒,用棉纱包扎,后来竟奇迹般的愈合了。老人举起左手让我们看,活动自如,只是有点疤痕。老人说:“当时军医说怕感染,想给我锯掉,我没同意,就消消毒包扎上,居然好了。否则我左手就残了”。仵德厚老人说:“台儿庄战役是我经过的战斗中最惨烈的一次。战后,我由营长直接提升为176团团长,没有经过副团长”。谈到八年抗战,老人说:“武汉保卫战也是我最难忘的一仗”。
            1938年8月,仵德厚所在的30师奉命开往豫皖鄂边区麻城一带,归71军军长宋希濂指挥。8月下旬,176团在沙窝富金山一带防务,在此激战30多天。老人说:“这是我指挥部队最多的一次,7个营,也是守备日期最长、战斗最残酷,敌我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日本鬼子用烟幕毒气进攻,也未能进入我阵地寸步。我团在换防时,全团2800多人幸存者只有200余人,仅我团战斗中就击毙伤敌人不下7000人”。
            武汉保卫战是抗日战争战略防御阶段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中国军队顽强拼搏,浴血奋战,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虽未能重创日军,但是日军速战速决的企图未能达到。中国军队在日军对武汉形成包围之势的情况下,弃城而走,日军占领了武汉。从此,抗日战争进入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预言的战略相持阶段。武汉保卫战之后,仵德厚转战鄂豫皖,与日军又有几次激战。1940年3月,日军由湖北进入河南信阳外围,仵德厚团奉命在小林店附近高地一带占领阵地,阻敌西进。此次战斗尤为激烈,数倍于我之敌每日向我阵地冲击三、五次,均被我军杀退。仵德厚老人说:“二营阵地最为激烈,鬼子进至二营阵地近百米前,营长赵志道率官兵跳出战壕杀入敌群,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一时喊杀声、刺刀相碰声响成一片,经过半小时的拼杀,敌人弃尸遍地而退。
            战斗进入到白热化时,师长张华棠打电话问前方战况。仵德厚告诉他只要我们有一人活着绝不让敌人占领我阵地。张华棠说:马上派韩世俊团去增援。仵德厚还没放下电话,韩世俊团长就跑上来了,气喘吁吁地说:“到处找不到你的指挥所,谁知你把指挥所设在鬼子的炮兵阵地上了”。仵德厚开玩笑地说:“鬼子攻不下我阵地,把炮放在我阵地前,有啥可怕的。”刚说完,鬼子的炮弹就打来了,大肆轰炸阵地,步兵却未来进攻,直到天黑,鬼子炮火仍在不断向我阵地轰炸。入夜后,我阵地前的鬼子汽车穿梭来往,各营抓紧加强工事准备天亮后再战。待拂晓前,侦察部队报告鬼子开始撤退。仵德厚老人说:“鬼子孬种,怕我们追击,飞机不断向我方投弹。这次战斗,我团伤亡六、七百人,鬼子伤亡更为严重。”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因仵德厚作战勇敢,他曾受过三次勋奖:甲种一等嘉禾奖章、华胄荣誉勋章、宝鼎二等勋章。可至今,已经一枚都找不到了,全部被没收了。仵德厚老人的儿子仵秀遗憾地说:“其中有一块奖章,黄金重达二两多。如果还在,也够我们吃的了。”
            仵德厚老人说,他亲笔写的回忆录被西安的一位作家拿走了,准备为其写一部传记。听说后,我们与老人的儿子仵秀一起返回西安,寻找这位作家。我们数次电话联系,又登门拜访,也没有找到,其家人说他到西安郊区农村找房子,撰写仵德厚老人的传记去了。晚8时,这位作家来到我们下塌的陕西省作协招待所。他叫张冠林,曾考入西安陆军学院军事专业,曾发表小说作品150余万字。我们见面后,真有相见恨晚之感,一直交谈到深夜12点。张冠林说:“因为我是学军事的,采访过不少将军。象仵德厚将军这样奇特的人我还是第一次。抗战八年,他身经百战,每次都是冲锋在前,可他仅负过一次伤,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这真是件奇迹。仵德厚老人精通军事,很会打仗。我要把他放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著名将领行列中去写,把他写成一个真正的中国军人,让日本极右势力,美国的鹰派们去认识中国军人面对主权被侵犯时的刚烈之勇。我们有这样的军人,还怕什么。”
            戎马半生,一生坷坎,最终落叶归根度晚年忆及一生,仵德厚老人曾用一首打油诗概括:“十五离家六五还,在外流落五十年。儿女养育全未管,父逝妻亡未及见。抗日战争整八年,每战都在第一线!以死卫国意志坚,收复台庄保武汉。半生戎马半生监,两袖清风遣农田。感谢党的政策好,我得温饱度晚年。”
            仵德厚曾娶过两位夫人,第一位名叫杨菊林,没生儿育女,1940年夏秋之际,仵德厚在河南南阳追击进犯宜昌之敌时,后方留守处来信说其妻杨菊林因病去逝。仵德厚说:“我听到这一消息后非常吃惊,但是既未悲痛,也未落泪,只顾整队出发。”后来在河南源潭时,留守处人员捎信说,已将其妻埋在西峡口,买了一块地。仵德厚老人说:“结婚虽然七年,但由于长期分居,毫无感情,始终没有悲痛。”仵德厚老人不无遗憾地说:“回忆夫妻七年,如此结果了她的一生,真是‘嫁女与征徒,不如弃道旁’,自已对不起她呀。”
            仵德厚的第二位夫人名叫苏志敬,育有二儿一女。1941年,仵德厚调驻河南信阳一带。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参加在湖北老河口举办的学习班,学习持久抗战。仵德厚于5月20日到驻在南阳八里岗的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报到。到后,孙连仲总司令找到仵德厚,把自己的老乡苏志敬介绍给他为妻。孙连仲为其操办主持婚礼。苏志敬的爷爷为清朝翰林院的编修,是清朝皇帝的老师。我们在仵德厚老人的居室里,见到墙上挂着一幅苏志敬的照片,五官清秀,贤淑端庄,有大家闺秀之态。1970年,仵夫人患子宫癌而逝,当时仵德厚老人并不在家。谈到仵夫人,老人不禁悲痛难忍,哽咽着说:“我夫妻虽结婚30年,但相处很短,战争年代,家属都在后方,解放后10年劳改,17年就业工人,每年仅探亲一次。我们夫妻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不到两年,实感遗憾,真对不起她啊。”老人说到此眼睛已经湿润,久久地端详着墙上的照片。可见仵德厚老人对其夫人的怀念之情。
            抗战胜利后,仵德厚先后由湖北经河南开往河北,后又南撤安阳,集结汤阴一带,参加国共内战。1948年冬季,由晋南临汾调西安,空运太原。此时30军军长黄樵松将军不愿再打内战。准备于1948年冬季起义,便将此情告诉了27师师长戴炳南。戴炳南将此情况密报阎锡山,起义流产,黄樵松被害。当时仵德厚任27师副师长,因此受株连在解放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劳改10年期满后,在太原东台堡砖厂当工人。1975年国家规定:凡是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军警宪特一律释放,与家人团聚。山西省公安局发给《转业证》:“仵德厚,65岁,现批准转业,享有公民权。1975年12月15日。”
            仵德厚转业回家后,与大儿子仵秀住在一起,1984年后,他曾任泾阳县两届政协委员,并为当地黄埔军校校友会的校友。现在仵德厚老人每月可领到388元生活费。由于近年来身体欠佳,光医疗费就花了数万元,生活比较清苦。谈到家庭生活现状,仵德厚老人说:“我现在很满足,抗战八年,阵亡了那么多的将士,我能幸存活下来,到晚年能和家人团聚在一起,苦点、穷点算什么,想起我那些死去的战友,我很满足。”
            听了老人的话,我感慨万分。我查了一份资料,上面记载:“整个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组织过1万人以上兵力的大规模战役100余次,小战斗1万余次,共有200余万名官兵阵亡,其中有上将军官8名,中将军官41名,少将军官65名,校尉级军官17000余名。”
            我崇敬那些为了国家的独立,民族的尊严而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同时,也祝愿幸存下来的民族英雄们能幸福的安度晚年。(郑学富  台儿庄区委宣传部副部长)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作者: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18日